位置:首页 > 家庭教育 >

这一夜,在上影节发现一座宝藏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21 02


6月18日,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进入第四个放映日,雨下了一整天,给观众赶场制造了不小的压力。但在傍晚时分,还是有许多观众冒雨赶到上海电影博物馆,在影博大厅临时搭建的一块不大的银幕前面落座。


这是一次非常奇妙的观影体验。白发苍苍的老人、学龄前的小朋友,原著作者与电影创作者的家人、电影学者,把影片再度搬上大银幕的幕后人员等等,不分彼此地围坐在幕前,在71分钟的时间里,一起唏嘘,一起欢笑。


影片改编自张乐平创作的同名漫画,讲述70年前旧上海一个流浪孤儿的故事。70年前,这个男孩子就已经家喻户晓,70年后,影片散发着独属于此时此地的浓浓“上海味”,与4K修复版《海上花》相似,有潜力入选很多人在今年上影节的“银幕时刻”。相信我,观看这部电影,如果身旁坐着上海老阿姨老伯伯才更觉得对味。


把这一屋子台前幕后的电影人和跨越代际的观众汇集在一起的是在数码时代重获新生的,无数中国电影观众的童年记忆——全新4K修复版《三毛流浪记》。






《三毛流浪记》4K修复版作为本届上影节“光影记忆·时代经典: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影展”中的放映活动亮相。从影片的创作背景上来看,这样的策划恰如其分。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上海昆仑影业公司投拍的《三毛流浪记》进入拍摄尾声,无奈局势动荡,拍摄被迫中断。5月,上海解放,剧组恢复拍摄并有感于时局,补拍了三毛参加庆祝解放大游行的段落。


影片虽然改编自漫画,有着夸张的戏剧表达,但同时又成功地将摄影机放置到上海的大街上,用现实主义的手法捕捉到解放前后真实的上海生活,许多室外段落有着独一无二的纪实意义,是研究共和国历史和电影史的珍贵资料。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平在18日的放映前激动致辞,他谈到当上海已经能够听到解放军的炮声,解放就在眼前,一代上海电影人,不问酬劳,不畏风险,决心投入支持影片的行列。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平(中)与爱奇艺影业制片人左沁姝(左)在活动现场


于是在影片中,我们能发现一连串的惊喜和无数闪耀银幕的面孔。


比如惊鸿一瞥的赵丹,是他主动站出来说应该为这部艰难拍摄着的影片做些什么;比如宾客群中有上官云珠,她第一个响应赵丹的呼吁,带着自己的女儿参演了影片……包括黄宗英、孙道临在内的共一百多位电影人先后在影片中“跑龙套”,这一切,都是为了“不再让中国出现三毛这样的孩子”。


《三毛流浪记》记录下一代电影人不再让中国出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愿望与为此付出的默默无闻的努力。



1949年7月,影片率先与上海观众见面。12月,《三毛流浪记》全国公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公映的第一部国产故事片。


影片上映十年后,1959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今天我休息》;2009年,《建国大业》横空出世,两片皆是众星云集。后者或许是中国年轻一代观众第一次接触到星光熠熠的主旋律大片,而事实上,这种电影人众志成城为新中国庆生的传统,源自于1949年的《三毛流浪记》。



熟悉电影修复和老片重映的观众一定了解,电影修复工作的复杂与艰难往往不亚于影片的拍摄过程。电影创作或许还可以“无中生有”,电影修复则必须建立在“有米可炊”的基础上。


《三毛流浪记》的4K修复计划由爱奇艺影业主导完成。爱奇艺很早就意识到老电影的历史意义与美学价值,投入巨大力量寻找收集老电影拷贝。而《三毛流浪记》的发现就源自于这种时间与精力的投入。



爱奇艺影业制片人左沁姝介绍,《三毛流浪记》4K修复的实现与此前的诸多项目不同,得益于深藏不露的民间力量。修复影片所使用的三个拷贝是在一位民营企业家、资深电影爱好者、民间拷贝收集者那里意外发现的。这位民营企业家不仅收集上万电影拷贝,自费进行保存,更自主研发了修复技术。


对胶片影片进行数字修复,需要首先将胶片进行最高清晰度的逐帧扫描。为了能够捕捉保留胶片所能承载的最大信息量,理想状态下是针对影片底片进行4K分辨率扫描。


就《三毛流浪记》而言,修复工作的基础就是影片的冲印拷贝,那么就意味着原始素材上面会有更多因为冲印和放映留下的划痕、噪点、断裂,亮度损失、画面抖动等问题,这些都需要在每一帧画面上手动去除。70余分钟的正片内容,十多万帧的画面,工作量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针对声音的修复仍然是一个国际化的难题。一旦影片原始的单声道已经完成混录制作进了拷贝,对白和音乐无法剥离出来进行单独处理。因此,在声音上,即便进行了最大限度的降噪和平衡,是否能够让早已熟悉了全景声的现代观众接受,还是未知数。特别是爱奇艺计划将修复版《三毛流浪记》在传统影院和网络点播双平台推出,爱奇艺制作人似乎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不同的受众和观影环境对声音的要求正在为电影修复工作提出新的课题。


《三毛流浪记》这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黑白胶片影片,经过爱奇艺影业与江苏华夏电影胶片修复技术有限公司数月的共同努力,最终以接近1949年原初面貌的状态与今天的观众通过大银幕见面。


当王龙基饰演的小三毛在大银幕上活灵活现,特写时连眼睫毛都看得清,当一个横摇镜头堆满了上海街景的玲琅满目,当我们能够数清1949年那一个晴天,外滩大楼上空飘过几朵云彩……一切精细、一切情怀,都获得了意义。



对胶片电影的保存与修复就是与时间的赛跑。左沁姝透露,《三毛流浪记》是爱奇艺与江苏华夏电影胶片修复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的第一部影片。两家机构还会继续携手并在未来的项目中尝试使用爱奇艺团队研发的ZoomAI自动修复技术,对一系列胶片电影进行抢救性修复,让我们拭目以待。




采用数字技术对影片进行修复制作,算是完成了老片重生计划的“硬核”部分,接下来的“软实力”就需要发挥在对修复电影的策划包装和推广环节了。


看电影是一种生理体验,如何把一种新鲜的体验转化成为一种独特的记忆,是每一个电影放映节目需要回答的问题。食客选择一道菜,或许一开始是出于对食材的偏好,但把加工处理好的食材烹调成令人回味的佳肴,是能不能留住客人的独门秘技,是检验厨师手艺的核心之所在。时下的电影节目策划就需要修炼这样的独门秘技,为影片量体裁衣。


张乐平之子(左)回忆电影幕后故事


爱奇艺影业此次在上海电影博物馆的《三毛流浪记》4K放映,原本计划进行露天放映,虽然因为天气原因未能实现,但在打造观影体验上的意识已经走在了前面。试想一下,在银幕之上是1949年的黑白上海,而银幕之外是2019的彩色上海,一内一外,层次立现。在这里也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补上与三毛的这个露天之约。


国内电影节展和影片发行在观影形式上的尝试已经初见端倪:“背靠背”两片联映、午夜场、VR、卡拉OK场、蔡明亮推崇的在美术馆躺着看电影等等,都是从“形式即内容”理念中发展出来的尝试。这种对形式的渴求,不仅针对于线下影院观影,在视线可及的未来,也会有求于网络点播。


作为国内几大视频平台中较早起步搭建艺术电影放映板块的爱奇艺,有能力在经典影片的方向上走得更远。爱奇艺修复的4K版《三毛流浪记》作为其策划的经典影片系列作品之一将在下半年登陆网络平台。



影片当年的幕后拍摄故事、与民间修复力量的结缘、4K修复手记、影人与学者的口述与评论、影迷制作的视频论文等都是围绕影片可以挖掘利用的资源,作为观影的信息补充,有助于新老观众了解影片的来龙去脉。而这一切多媒体资料,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链接搭建成一个数据库,是网络平台得天独厚之处。


一个考据的、文艺的、学术的、互动的、值得停留和挖掘的放映平台,或许正在酝酿之中。谁想要先成为国内的Criterion Channel,需要首先清晰内容的目标受众,最终向成为内容的原创生产者而努力。


中国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沙丹在活动现场的发言中提示:“三毛”的形象及其改编作品早已经形成体系,在这部赵明、严恭指导的《三毛流浪记》(1949)之外、还有黄佐临指导的滑稽戏版本《三毛学生意》(1958)以及张建亚执导的《三毛从军记》(1992)等作品,反映了不同时期电影人对“三毛”形象的改编和读解,能够凝结成为具有上海城市特征的一个影像符号。


“情不自禁”


在中外电影史上无数作品都因为是某个“三部曲”的一部分而为人铭记,很多海外导演第一次被国人了解也是通过一个“三部曲”作为入门,比如今年先后通过北影节和上影节亮相的萨蒂亚吉特·雷伊的“阿普三部曲”和安哲罗布洛斯的“沉默三部曲”等等。假使能够做成“三毛”合集与节目策划,为观众接纳这部影片提供一个历史时空的坐标,将电影修复成体系地进行推广,或许可以更加有传播力度。


爱奇艺修复计划的一大优势是将经典影片投放到年轻一代潜在观众每日栖身的网络,但要促使一位观众打开摆在面前的那扇门还是需要一个能够打动他的契机。


“三毛之父” 张乐平先生


既然影片的目标观众是对电影和历史感兴趣的人群,将电影内容策划包装成有趣有价值的衍生产品,让影迷对一部老电影的重生获得新鲜的多维度体验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在这个收集打卡依然盛行的时代,被一件衍生品打动继而发现并爱上一部作品或者一位作者是值得肯定的。衍生品不仅仅是乘一部热门影片东风创造经济价值的商品。一部电影的艺术生命可以在衍生品中得以延续,获得传播。


最有生命力的“衍生品”要从影片的艺术内容中生发出来,让人“睹物思片”。什么时候,看上“三毛”,戴上“三毛”能够变成和喝上一杯大白兔奶糖口味的奶茶一样时髦的事情,“三毛”这部中国早期的漫改电影,这部从流行文化出发的作品才算是真正重新回到流行。


“出口怨气”


最后,对国产经典影片的修复与重新发行需要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就在今年,爱奇艺与新派系文化传媒联合推出的“经典电影拷贝修复计划”中的《护士日记》2K修复版与中国电影资料馆策划修复的《盗马贼》4K藏语版双双在戛纳电影节亮相。两片早先的修复版本就曾先后经过上海和北京国际电影节与国内观众见面。



可以说国产影片的修复正在逐步从国内走向国际主流修复领域,海外电影观众、研究人员对中国电影和历史的发现与关注恰恰就源自于这些经典影片的修复版本,修复重映工作对中国电影历史研究的推动意义不言而喻。


此前韩国映像资料院一次性将200余部韩国影史重要影片的英字修复版本通过Youtube免费开放给全世界的观众,可谓一桩壮举。作为亚洲电影邻国,韩国影人在在自己电影文化的保护和艺术创作上的坚持,一步一个脚印,直到今年奉俊昊摘下戛纳金棕榈。在影像资料的收集、修复、传播上,中国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需要从当下就把影片的海外推广放进计划当中,做好基础工作。


电影修复与重映肩负着传承历史和启发创作的任务,希望每一位接触到《三毛流浪记》的新老观众都能重新认识这部影片,爱上这部影片。从这个层面来说,爱奇艺的“经典影片修复计划”是在默默履行着电影企业的社会责任,值得敬佩。



爱奇艺的“经典影片修复计划”无论从内容上还是未来的发行平台上,都是挖到了一座宝藏。


现在,如何把这座宝藏的价值挖掘出来,以巧妙的形式开放给更多的观众,利用这座宝藏中的一切资源,打造一座让人心驰神往,流连忘返的电影博物馆,是值得探索的方向。